Welcome

他们走在一起的真正的情感纽带

从你开始吸毒的那一刻起,你的一只脚就已经踏进了“牢房”,你的前期准备工作就已经完成!当你正式踏进“牢房”的那一秒钟起,到你走出你那间“牢房”的最后一秒钟止,无论时间长短,你的这种“正式准备”工作就分分秒秒地贯穿于了你整个牢狱生活的始与终!
因为那一缕缕罪恶的青烟,
因为你总有可以等到睡意来临的时候而睡着过去,而这种因吸毒导致的病态的“顽固性失眠”是根本无药可医和无法可治的!除非你有“毒品”吸;除非你有足以让正常人死上十次八次的“安定”类药品吃;除非你再被别人揍打昏死过去。否则的话,你就只有硬着头皮来承受这种“睡得着的时候以分钟来计算,睡不着的时候以小时来计算”的折磨。
因为人人都知道、吸毒者也知道——吸毒是违法的行为!吸毒者是神憎鬼厌、人人唾弃的坏东西!吸毒的恶行、恶习一旦大白于天下后,我就会成为比过街老鼠还要令人恨之百倍的另类、异类!到那时候我等于什么都完了——名誉、事业、前途、爱情……
因为他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,他所遭遇的我必然要遭遇到!我没有理由不生出些同情与担心来,同命相怜啊!
因为他拥有不间断的毒品,所以他利用不间断的毒品诱惑控制了她,从而拥有了她娇美的胴体,霸占了她的性!而她,因为他能为她提供不间断的毒品,能为她省却筹集毒资的“艰辛”和兑换毒品的“麻烦”,更为了逃避毒瘾发作时的痛苦与难受,就把她自己彻彻底底、完完全全地贱卖给了他!
因为我只能凭此来决定待会儿把我抽剩的烟先给谁了;因为此刻的我与谁的交情都一样。先给谁似乎都有些让自己为难,再偷瞄着手上的“整泡子”已经被自己抽个三分之一多了,又还有四五只手在伸着、等着它呢!不忍心再多吸,下决心地再猛吸一口后就把剩下的烟递了出去。
因为吸毒而被迫在生命中无奈地留此一“照”,我能不后悔吗!我敢不后悔吗!我愣在那儿傻了!矮个子伸手拿过写着我名字的小黑板,顺手把它“啪”地一下扔在了墙角,好像是背面朝上的!我敏感地感到:因吸毒,我连名字都没有受到起码的尊重!哎,全都是吸毒惹的祸啊!
因为吸毒是他们走在一起的真正的情感纽带。毒品在,关系在!夫妻关系、恋爱关系与毒品共进、共退、共存亡!今天你有足也不愿感受到这种只有“鬼片”中才看得到的鬼怪欲出时阴森森的恐怖场景!
应该有人正往这边走过来吧!因为“搬拖”(放哨者)打出了“暗号”,行刑嘎然而止,只听到小小的一声“归位”,所有的人,包括已被行刑完仍蹲在地上的那三个下铺和这个正被行刑的中铺,以及其他中上铺的人,眨眼之间全都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全部极力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、风平浪静的样子。
硬的酷刑毒招有这些,相信是人都会害怕,是人都不愿意去承受!那么,那些软性毒招呢,那些被牢头狱霸们美曰其名的“文明管理”,会让你好受一点吗?疼痛和屈辱相应减轻一些吗?且先听我说上几招吧——
用,当然用!是人都必须拉撒!只不过他们和我受目前身份地位的限制,被允许使用这间厕所的时间是被限定在夜深人静,等哥皮们全都熟睡后的半夜里,像做贼一般轻手轻脚去完成人的“拉撒”大事!
用号窒里面“老毒鬼”“老毒物”总结的话说:“你们永远要记住——海洛英,是是人都戒不掉的东西!从你‘学吸’的那一刻起,你就踏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